9月
20
2014
7

因为理想,所以改变世界

我记得很早以前,在我还是个学生的年代里,有人善意地提醒我们:「等你踏入社会,你要学会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规则,并去遵守这个游戏规则。」而其实所谓的规则是什么?规则是有了人以后,人去定义的,它总是代表了一些东西,象征着一些制定规则的人所在意的东西。

于是我问道:「假如我明知道这个规则是错误的,我还要去遵守吗?」

「当然,这都是为了生存。」——一个「善意」的回答。

但我始终都没有办法去相信这一点,我所相信的是,人总是希望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而这个集体意识的投影会引导世界朝着更美好的方向前进,所谓当下的那些丑恶的、灰色的、虽被人们唾弃但又不得不去适应甚至遵守的「规则」,只是一个短暂的剪影,历史的车轮总是在前进,时代的浪潮一旦向前掀起就无法被停滞,更不用说后退。

所以今天我们看到,很多过去我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变化的事情,很多我们的长辈口中的「没办法,就是这样」的事情,在不知不觉中,从那坚不可摧的顽石里已经开始迸发出变革的萌芽。

摧毁顽石的力量,是科技不可阻挡的浪潮,是理想主义者坚持的信念。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5月
25
2014
29

「我只是认真」——聊聊工匠情怀

老罗的Smartisan T1手机发布会很多人应该都看了,发布会的最后老罗凝视着自己的工匠自画像,半晌没说话,随后转过身,慢慢离开舞台,屏幕下方只留下一句话:

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

这一瞬间让我想起93年「狮城舌战」的主角蒋昌建,在「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的总结陈词最后,以顾城的名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把整个辩论赛的氛围推向高潮。

而老罗的这句话,和这句话背后的工匠背景,却以另外一种无声的却震人心魄的力量,敲打着每一个在场的,或是观看着整个发布会的观众的心绪。

「工匠情怀」,我深有体会,就像我在 面向GC的Java编程 一文中所提到的:

优秀程序员的价值,不在于其所掌握的几招屠龙之术,而是在细节中见真著。

如果我们可以一次把事情做对,并且做好,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追求卓越,为什么不去做呢?

追求卓越,追求完美,追求细节的极致。小时候看到那些修表匠,握着一个小螺丝刀,或是看着电工,用烙铁沾着锡和松香,在那一小寸的世界里,把坏了的地方修好,那种专注的眼神,觉得很厉害。

现在再去回想那些工匠工作的场景,越发觉得钦佩。在我老家有一家刻章的店,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在那开了很多年了。前段时间需要刻一个章,发现那家店还在,于是走进去,门口坐着一个老人,我确实记不得当年是不是他,不过看这岁数八九不离十。我以前在别的地方刻的章,都是在电脑里设计完图案后,激光刻蚀。但那次老人却是用的手刻,我着实惊呆了。只看他拿出一块红色的印底,右手持着刻刀,开始一下一下地刻着。虽然老人连话都不怎么说得清了,但是工作时那专注的神情,和精湛的手艺,以及最后成品那比机器更完美的效果,着实让我心里非常动容。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2月
06
2012
11

生活的可能性

我时常想起这么个问题:如果当初作了另一个选择,那么恐怕不会是现在的生活吧。

想想就觉得很奇妙,不同的选择,就把人引向不同的道路,有时候一不小心,又殊途同归。记得以前有个笔友在信里说,如果没有遇见彼此,也许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模样。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是个不喜欢太多变化的人。本质上人都害怕未知,害怕触碰甚至窥视自己不知道的领域。

但自己的内心又分明躁动不安,我经常反复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

我究竟想要什么?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1月
20
2011
10

资讯爆炸下的批判性思维

这篇博文是之前写过的《独立思考》的续篇,主要是想对公众面对社会事件本身以及媒体的报道所可以采取的一些必要的思考做一些探讨,而这种思考的最终目的在于,公众可以不被媒体所误导,通过独立思考的方式尽可能地接近客观的真相。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12月
16
2010
4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昨天有个朋友在 Twitter 上抱怨说不想继续上坑爹的大学了,说实话我也这么想过,总觉得学不到什么真东西,我相信这也是很多大学生的心声。但奇怪的是现在我却越发希望能继续留在学校,能够继续有去图书馆借书的权利,有大把能够自由读书的时间可以支配(当然事实上在学校里并没有这么多空闲的时间,很多时候你不得不去干一些很无聊的事情)。我想工作以后一是没有这么多读书的时间,二是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有精力和兴致去读好多好多的书,但我仍然希望我能做到这些,你知道,这个行业的知识更新太快,并不是一个学会一项本领就能吃大半辈子的行业。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12月
08
2010
5

为什么说思想高于语法

在普通人眼中,一名程序员懂的语言越多,做出的界面越华丽,很大程度上便意味着他的编程水平越高,但是从软件工程师的角度来说,只从语言、GUI编程这些角度并不足以窥之全貌。语言只是程序开发相对低层的东西(与“底层”有所区别),语言就像工具,和扳手、钳子一样,会用它们只是干活的起始,语言又跟英语差不多,会说Hello World不代表你能用英语和人探讨人生哲学了,相反,语言是基本关,是程序设计的必要条件。

Pascal之父,结构化程序设计先驱Niklaus Wirth提出了那个经典的等式:Algorithms + Data Structures = Programs. 事实上在程序设计、架构设计的过程中,很少会去考虑相关的语言细节(Don’t care for the implement, just design!),当然我会考虑这样的设计采用什么样的语言、哪种框架来做可行且对我来说最高效。这两年脚本语言大行其道,不是因为它们的功能之强大可以超越其它任何语言,恰是因其高效,生产力不仅可以用来衡量程序员,也可以用于评估一门语言。没有最好的语言,只有适合的语言,好的开发者应当懂得因地制宜,用最恰当的手段最高效地解决眼前的问题。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技术 |
11月
10
2010
9

对软件开发道路的一点思考

上个周末软件学院组织学生去北京参观一些IT公司,我也在赴京的队伍中。我们一共去了三天,其中路上消耗了一天,所以实际在京时间只有两天。而在这短短两天时间里,我们先后参观了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文思创新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及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三所单位。

回来以后结合这次的参观和我之前一些零碎的想法,整理以后决定写这篇文章,也算是对之前的一些感悟作个总结吧。另外要强调的是,下文并不一定适合其它行业的同学。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技术 |
9月
17
2010
0

我们为什么需要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作为人权重要的组成部分,一直在被国内外的学者所探讨。从通常的视角来看,国家政策取决于掌权组织的决定,人民的意见并没有一种强制性的力量可以主导政策的方向。但是,应该认识到的是,这一自由长期以来都在暗中深刻地影响着时代中一些实践方面的争论,与此同时,它也早已成为国计民生的一项重大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人类最原始的社会开始,言论自由就在划分着人类社会的层次,当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当人类经过思想启蒙的洗礼之后,这一问题已经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人们面前,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地需要被解决。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9月
06
2010
2

《盗梦空间》观后感(剧透慎入)

看完《盗梦空间》,留给观众最大的悬念莫过于剧情结束时的陀螺,影片没有告诉观众陀螺最终是否停下,而停与否则直接决定了最终的场景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在这里不想讨论多层梦境的设定,可能是有过不少梦中梦的经历,对我来说这种设定非常自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何况所谓的多层梦境也只是层次结构,只是嵌套罢了,如果是递归的话,可能会更新奇。

电影中的同步穿越很有意思,所谓穿越,就是在人进入梦境无法及时脱身时,在外界施以某种刺激来强制唤醒(药剂师说过,药剂不会破坏人的平衡感)。在剧情的最后,主角几人通过三层梦境的同步穿越回到第一层梦境(请注意,在这里不是回到现实之中)。而在这个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就是三层梦境的同步穿越,分别是第一层梦境的面包车落水、第二层梦境的爆炸引发的加速度、第三层梦境的雪地基地的爆炸。三个同步必须同时进行,否则就会发生像面包车刚从桥上坠落时的情况:无法顺利穿越回来。

这里我设想了两种设定让同步穿越更为方便(当然与此同时影片的刺激程度也会大打折扣)。 (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6月
29
2010
0

谷歌在劫难逃?

当地时间6月28日10:45(北京时间2010年6月29日1:45)美国Google公司在其官网博客上发表博文:An update on China,文中称,Google在中国的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证将在6月30日到期,但是截止到目前,我国相关部门仍未给Google续签ICP证,如果30号谷歌仍然得不到正式的ICP证续签,那么谷歌作为一个商业公司将不得不中止Google.cn域名在中国的一切业务,这标志着谷歌将完全退出中国大陆(more…)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技术 |

©2006 - 2016 Hesey (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