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2
2010

青年人的力量

今天看到一条消息: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地沟油的那个记者名叫蒋昕捷,就是当年以《赤兔之死》博得高考满分作文的那位,网友称,“这是我见过的最有出息,最有社会责任感的高考状元(准确地说是作文状元——笔者注)。”

为了确认消息的准确性,我第一时间Google了蒋昕捷同学,结果证实这条消息属实。

青年人在社会群体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1957年11月17日,毛泽东在莫斯科向中国留学生讲话时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青年人是否像毛主席所希望的这样,在这里,需要打一个问号。

毫无疑问,我们的这个社会,这个世界需要变革,而社会变革的关键,在于人类的变革。人是社会的主体,处于某个特定社会中的人倘若无法完成自身的变革,这个社会便无法前进。社会变革本身是一种质变,但是没有人告诉我们,量变和质变之间的界限在哪里,尽管说质变是量变累积到一定程度的产物,但是这个“一定程度”太过模棱两可。个人认为,质变的标志在于,人类可以完成一件“原本不可以完成”的任务,量变就是为拥有这种能力而做的前期准备。自古以来,人类就梦想着能够飞翔在天空之中,但只有当滑翔翼、飞机这些机械被发明出来后,这一梦想才得以实现。这些发明的“瞬间”,就是所谓的质变。

变革的力量来源于哪里?伊奥利亚·舒恩伯格把这一希望寄托于Gundam Meister们,而事实上,除了青年人,谁还能担此重任?换句话说,倘若一个社会的变革需要稚嫩的儿童或是垂暮的老人去承担,那么这样的社会是何其扭曲,改变永远不会得到实现。

青年人最强大武器不是他们强壮的身躯,而是其先进的思想。思想是变革最关键的因素,正是古往今来先哲们的思想创造了今天的一切。对于一个人来说,他的财产可能会被偷掉,他的权力可能会被抢走,进言之,衣物,鞋子,所有这些外在的物质,本身都不是属于你的,只不过是人类社会的私有制以一种既定的“约定”保证了私有财产的合法性(并不一定是合理性,私有制的确立,带领人们走进了文明社会,同时是造成人类不平等及其后果的关键环节。——罗素《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只有你的思想,是谁都无法剥夺的,正是思想让一个人成为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存在,甚至可以说,这种“存在”是绝对的。

使青年人成为最强大存在的思想,其培育的过程是漫长的,但我们不能无视这一思想酝酿进而逐渐成熟的时期。无论是宇宙大爆炸之前的那个奇点,还是盘古开天辟地前的那团混沌,都在暗示着,世界正在为那一刹那的变革而蓄势。我相信如果真有盘古大神其本身存在,他绝对是一个充满力量和勇气的青年人。

问题在于,现在的青年人是否如人们所预期的那样?像文首提到的如蒋昕捷这样的人,究竟有多少?不妨来看几个活生生的例子。

1、黄思路

1982年10月18日生于中国福建,第四届全国十佳少先队员,宋庆龄奖学金获得者,入选“中国少年榜”。2000年参加央视讨论韩寒的《对话》节目,作为央视用来与韩寒对比的案例。200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并获经济学和艺术学双学位。后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管理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这位在央视“对话”节目被请来对比证明当时中国教育体制优秀标榜全才的美女现在远走太平洋彼岸,嫁了老外。

2、刘亦婷

著名的“哈佛女孩”,现在一个基金做副总裁,代理大中华区,嫁给了一个美国白人,拿了美国绿卡,没有考上哈佛商学院,也没有回国的迹象。

3、马楠

曾经在克林顿来访时“代表”中国青年表达对美国的不满,之后嫁给了美国白人,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4、韩寒

17岁7门功课不及格,高一辍学。目前是作家、赛车手,尖锐的社会批评家,被媒体称为“公民韩寒”,《新世纪周刊》提议让韩寒任市长,2010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候选人名单。

青年人的思想,不仅仅是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的知识积淀,更重要的是,为人的哲学。哲学是介于思考不确定性事物的神学和依靠理性而排斥传统的科学之间,同时又受到二者攻击的东西。(——罗素《西方哲学史》)我们一直在强调学好数理化,学好政史地,但事实上,一个没有正确自我哲学的人,对社会只会有害无益。就像当年的泰勒,尽管其学术水平很高,所做研究的影响也很大,但由于当年在奥本海默背后阴了一把,从此成为了物理学界所不齿的人。

每一个青年人都需要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哲学是什么,自己有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没有追寻梦想的勇气,有没有在这个过程中承担责任的准备?

别只顾往前走,别去做一个朝着错误方向勤奋前进的人。

Written by Hesey Wang in: 思考 |

4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comment

©2006 - 2016 Hesey (舒)